微信圖片_20201215112340.jpg
熱門綜藝帶火線下劇本殺 年輕人為何都願意做戲精?
2021-04-11 09:13:00 來源:錢江晚報
1
聽新聞

熱門綜藝帶火線下劇本殺

有人迷上推理,有人找到男友

年輕人為什麼

都願意做戲精

“我是給你們發工資的人,你們都要聽我的……”杭州的張先生在劇本殺《龍宴》上,拿到了皇帝的角色,自我介紹時,眉毛都要飛起來了。

影視編劇寒蟬也在其中,她拿到的角色是皇帝的“心腹”。玩過20多場劇本殺的她,對套路熟稔於心,看完劇本第一部分,對於自己馬上要進行的5個任務,她似乎已經有大半的把握,用手指點了點其中兩個問題,掃視了一圈,便圈定了她要私聊的玩家。

還有兩個完全摸不著頭腦的“小白”,一個把劇本翻來覆去地看,一個在白紙上寫寫劃劃作記號。剩下的幾個玩家,開始拆桌上的零食,以彼此的角色開起了玩笑。

9平方米房間內的8個人,都有作案動機,誰才是那個最終謀權篡位的人?在主持人(以下簡稱DM)小熊的指引下,他們踏上了一場長達四個小時的捉“鬼”之旅。

四五個小時演場“戲”

我竟是個隱藏戲精

《龍宴》是一個架空古代權謀劇本。在每人選定一個角色後,大家會分到相應的角色劇本,從中了解“自己”的身世背景和愛恨情仇,再經過公開討論(公聊)、私下對聊(私聊),尋找出劇本提示自己要完成的任務,比如“誰偷了這個機關盒?”“誰給了這個情報?”

每個人都有秘密,同時要獲取別人的秘密和信任,拉到足夠的幫手,才能保證自己安然無恙,甚至登上“皇位”……

聽起來,這是個可以拍80集電視劇的濃縮劇本,但玩家們的時間隻有四個多小時。

遊戲進行到一半時,大家對公聊已然沒了興趣,一個個大喊著某個玩家的角色代號,在推理社窄窄的樓梯上上上下下,推開狹小但私密的房間彼此“打探”“審問”“交換”……

DM小熊靠著樓梯扶手,笑嘻嘻地看著玩家們“入戲”——靦腆的女生對著一個男生喊,“皇帝哥哥,我癡心一片,為什麼這麼對我?”另一個男生麵對著女同事“咄咄逼問”,他突然語無倫次“我也不明白啊?”

最終,那天的贏家是95後的小陳,他套路了所有角色,獲取了最關鍵的線索,完成了劇本交給他的任務。他笑到最後,贏了。而其他玩家,在DM小熊的揭曉下,得悉自己“悲慘的下場”:皆炮灰,無人幸免。

這時,影視編劇寒蟬有點不服氣,因為遊戲進行中,她接了一個重要電話,幾乎缺席了整個後半段的劇情,她說自己後來做任務相當於“盲猜”。

上午10點多開局,一眾人陸續走出深藍廣場某推理社時,已是下午近3點。在大夥兒作鳥獸散前,有的互加微信,有的徘徊在劇本書架前,挑著下回想來玩的劇本,更多的是幾個湊在一起嘰嘰喳喳複盤著剛才的遊戲。

小熊說,興致高的玩家,會複盤到晚上;有人甚至認為,複盤才是劇本殺最好玩的地方,會幫助自己找到那個本來被疏忽,卻至關重要的線索。

90後小又是一名資深玩家,兩三年前就“跳”進劇本殺的坑,“複盤能讓我學習,每次精進一點點,藏起自己的,挖出別人的。”她笑稱,“我以為我沒有一點演戲天份,玩過幾次後發現自己是戲精。”

交到閨蜜找到男友

給平凡人生添點色彩

小熊送走了這一撥難得趁工作日來玩的客人。推理社最熱鬧的時段是在周末和節假日,工作日的晚上也會有客人。“從建國北路到中山北路這一帶,我知道的就有6家劇本殺門店。整個西湖文化廣場一帶有二三十家。”他說,生意都很不錯,周末基本全天滿場。

剛走的這撥客人,在小熊眼裏,年紀算偏大的,“有幾個是80後吧”,而他的客人們絕大多數是90後和00後,“很多是看了芒果TV那檔《明星大偵探》的綜藝,喜歡上玩這個的。一套劇本殺,有人數要求,為了湊人就不得不跟陌生人玩,很多人一局下來,就成朋友了。”

今年21歲的王晨媛幾年前第一次玩劇本殺時,就是和陌生人拚桌的,後來就成了回頭客。“每次玩,都有一種未知的驚喜。吃飯看電影唱歌,可能來來去去就是那些地方,玩劇本殺,每次都可以體驗不同的本子,不同的角色。玩著玩著,你會發現,哎,這個人的價值觀和我很像,做事風格我也喜歡。你就會找到新朋友。”王晨媛說。

她在遊戲中認識的玩家,有的不僅會約著一起玩,關係好的還會一起逛街約飯。更難得的是,王晨媛的男友,也是劇本殺“殺”出來的。“那是個情感類的本子,很少有男孩愛玩這個,他肯幫忙湊局,我就覺得這個男生人不錯,脾氣很好。”遊戲裏,兩人很默契,結束之後,男孩就主動來加了她的微信。

見多識廣的小熊說,他曾經碰到過,有男生帶心儀的女生來玩劇本殺,事先偷偷買了劇本,一路所向披靡,智商超群。“好雞賊,”小熊邊說邊笑,“姑娘,如果你遇到劇本殺玩得特別好的男生,可能他對你有意思哦。”

95年的繹亦,手機裏保存著每次玩劇本殺的照片。她玩劇本殺,講究儀式感,一定要按角色換裝。或古風,或近代,或戲謔,大家選定各自服裝後,遊戲結束留影存照。

“換裝就是幫助你體驗各種各樣的角色,對我們日常兩點一線的平凡人生,算是一種補償吧。”繹亦說。

開家劇本殺店

最大支出是房租和劇本

許栩儒笙也是一位劇本殺的資深玩家。2017年開始接觸,2019年他將愛好上升為事業,開了一家實景劇本殺門店,就在杭州的鳳起路上。不僅如此,許栩儒笙還創作古風懸疑劇本,簽約了一家劇本殺的創作工作室。

這家工作室的創始人是卡修,他的推理館算是杭城起步較早的,最近又在籌備新店。“開店主要成本是房租、劇本和人工,劇本的成本大概是房租的1/3~1/2,服化道、網絡宣傳也需要投一點成本。”他解釋,一般的劇本殺門店至少要設置4到6個包間,房租支出也就比較大。

人工支出主要是主持人的費用。

位於濱江區的一家推理館有6個包間,93年的老板虞先生聘請了6位專職的主持人以及兩三位兼職主持人。“劇本殺非常講究節奏,我們會根據本子的風格,分配給不同的主持人。”

虞先生算了筆賬,想要在杭州開一家不錯的劇本殺門店,大概需要50萬左右。“如果全部實景,花費更大。”

美團上的數據顯示,許栩儒笙開的實景劇本殺門店,人均消費為243元,幾乎是一般門店的兩倍額度。

至於客源,幾乎碰到的店老板都表示,“熟人組局和陌生人拚桌大概各占一半。”劇本殺店都建有客戶微信群,一般有組局信息,就會發在群裏。有些客人還會主動告知他們的日常作息和時間規律,店裏就會主動地有針對性地邀請有空的客人來玩。

去年受疫情影響,卡修開始思索,除了開出更多門店,這個行業還可以做些什麼?於是,他開始拓展行業上遊的內容輸出——劇本創作工作室。之後一年裏,他陸續參加了大大小小數個展會,累計出品了包括《半個盛唐》《將宴》等5個作品,完成了1000多套的銷售量,“還有一個作品,正在嚐試和遊戲公司進行合作開發。”

寒蟬跟朋友玩完一場劇本殺後,走得匆匆,那個下午,她要趕往發行商那裏,去看自己第一個成品。

37歲的寒蟬本是一名影視編劇,同時也是一位由劇本殺玩家轉變而來的劇本殺作者。與影視編劇這行相比,寫劇本殺是一個投入時間、人力不大的工作,而未來通過販賣、分成,也許會有不錯的收益。

抱著同樣“賭未來”心態的,還有杭州厚泰科技有限公司的陳堃。他半年前與編劇鹹水豆腐等合夥人,為劇本殺作者搭建了一個平台。目前尚未上線,處於燒錢階段,但他看好這個市場,因為整個劇本殺行業呈現了一種快速增長趨勢,這個遊戲成為許多年輕人社交和娛樂的新寵。他堅信未來劇本殺會推動創作者、投資者、IP的入局。

這群劇本殺行業的前端從業者,就像劇本殺玩家一樣,在探索人生的另外一種可能。

專職寫劇本殺

能賺到錢養活自己嗎

寒蟬住在杭州濱江。她玩過20多個本子,發現故事質量參差不齊,邏輯漏洞很大,就動了寫劇本殺的念頭。正好去年受疫情影響,手上的影視項目被告知暫停,飯總歸要吃的,於是,她正式“下海”了。

鹹水豆腐也是編劇出身。她曾幫一些大型公司做劇本殺的劇本潤色和內測,其中不乏在市場上享有盛名的人氣大作。超過3年多的行業浸染,鹹水豆腐已在內測圈和監製圈小有名氣。

這個行業中,像鹹水豆腐這樣以劇本殺創作為營生的人還是少數,大部分都是寒蟬這樣以兼職為主,原因無非是“大部分人沒法靠寫劇本殺賺錢”,鹹水豆腐說。

在劇本殺行業,發行商與作者的合作模式大約分為三種:買斷、保底加分成、純分成。在發行商不確保這個本子到底能不能火的情況下,基本會和跟作者簽分成協議,但大多數分成比例對作者來說並不理想。

曾經參與《唐人街探案》係列的編劇北辰,現在是劇本殺作者、監製、店老板和發行商的多重身份。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提到,這個行業對作者很不公平,有的被壓榨到和發行商一九分成,能夠五五分成已經是比較理想的狀態了。

寒蟬算是比較幸運的,她先後和六家杭州的發行商談判,最終拿到了五五分成的比例。上個月,她的第一個劇本《白夜傳說》在濟南展會上預售,很快就要上線;接下來,另外兩個本子《93號航班》和《陰陽師》將於5月初在長沙和青島兩個展會進行預售。

“這個市場上好本子是稀缺的”,鹹水豆腐說,公司成立的半年時間裏,平台吸引了上百位編劇投稿,但僅有四五個本子品相和質量能入眼。

而好的劇本可以一次性賣兩三萬,還有的作者,靠著分成,收入已破百萬。比如2019年現象級劇本殺《年輪》,這款售價500元左右的盒裝本總共賣出了一萬多本。同時,還賣出了影視改編權;再如盒裝劇本《拆遷》,它以688元的價格,售出了6000多套。但這樣的作者寥寥無幾,大多數還像寒蟬一樣,等待著市場的檢驗。

誰都可以寫劇本

創作門檻這麼低嗎

隨著市場對劇本的需求量變大,有越來越多的作者進入劇本殺行業。這行門檻真的這麼低嗎?

寒蟬介紹說,寫劇本殺和創作影視劇沒什麼不同,甚至花費的時間精力更少。傳統劇本殺,玩一個五人的本子,單人閱讀量在三四千字左右,加上配套的線索卡,字數也就兩萬左右。有些強推理的劇本,單人閱讀甚至隻有一千來字。唯一有難度的是,劇本殺需要更注重邏輯推理,且劇本全員必須都是主角,不能出現特別邊緣的角色。

作者大量增加的同時,劇本殺的種類也越來越豐富。

從類型分,就有機智本、硬核推理本、恐怖本、還原本、情感本等。去年的情感本《你好》,雖然爭議很大,但也讓很多玩家哭得稀裏嘩啦;前不久,在小紅書上很火的《春晝短》,也給很多店帶來了客源。

從題材分,那就更多了。深藍廣場某推理社的DM小熊舉例,光他們店裏,就有很多小眾題材:有紅色背景的,有克蘇魯文化的,有以魔獸為背景的……

隻要你有表達欲,對某個領域熟悉,就可以在劇本殺這行有發揮。比如有個本子叫《玻璃屋》,對作者在物理、化學方麵的知識儲備要求非常高。

鹹水豆腐強調,目前的確是人人可以做劇本殺作者,那是因為劇本殺正處於發展初期,對劇本的消耗量很大,“但市場上一個月可能隻有600多個盒裝本在發行。要玩新遊戲,就會去買劇本,也就有很多粗製濫造的作品濫竽充數。客人玩到不好的作品,體驗感就會很差”。

在她眼裏,一個好的劇本,創作是體係化的事情:“有人擅長邏輯,有人擅長人物。你出你的邏輯,我出我的劇情,再進行配合。若涉及到專業知識,也可以尋求專家的幫助。從監製角度而言,我會放大每個人的優點,讓這個作品可以有更好的呈現,這才是一個好的劇本”。

大批掮客湧入

編劇謀生的未來在哪

劇本殺現在不僅是一個遊戲。這兩年,隨著劇本殺行業的迅速發展,各種破圈的合作也慢慢出現,越來越多的IP開始尋求和劇本殺合作:年初,《刺殺小說家》被買下劇本殺的改編權,《慶餘年》《贅婿》同樣也在改編路上……

除了影視劇,遊戲也成為改編熱點:年初,王者榮耀官方宣布與發行方探案筆記合作,推出了王者榮耀IP劇本殺《不夜長安機關詭》。

與此同時,也有大批掮客看到了劇本殺背後尚未被深耕的發展空間。半年前,淘寶直通車創始人之一的陳堃便嗅到了商機。隻玩了三次劇本殺的他,就組建了一個12人的聯合創作團隊:“我覺得劇本殺是95後的一個消費趨勢,我看好這個行業,也希望用平台把這個行業規範化。”

整個平台將劇本發行、作者、DM、商家、玩家整合到了一起,剛剛進行了內測。陳堃解釋:“這個平台有點像中介,但更像撮合工廠、商家、消費及支付的淘寶,借勢人工智能及大數據的發展,讓多端供需調度變得更加高效。”目前,旗下有五六個直係簽約作者,100多個旁係作者。

但陳堃也有擔憂,劇本殺蓬勃發展的背後存在許多問題,最常見的是盜版猖獗。某寶上,八塊五就可買到1800套劇本。

按照劇本殺劇本的發行方式,劇本分為獨家、城市限定、盒裝三種。通常,普通盒裝本售價為五百元,城限本是三四千元左右,獨家在六千元左右。

陳堃調研發現,很多剛開的小店會購買盜版劇本,甚至在租的公寓裏開場子,這樣的店幾乎占據了整個行業的30%,“這是對知識產權的不尊重。”

盡管行業還有諸多不規範,陳堃對它的前景還是很看好的:“拿杭州舉例:有1050萬左右的人口,每年還有50萬的新杭州人湧入,但真正玩過劇本殺的不到20萬,可以想象未來增長空間有多大。目前劇本都比較複雜,玩一局的時間相對較長,時長及體裁如能優化和拓展,滿足不同人群、場景的需求,增量市場不可估量。”

汪佳佳

何曉婷

標簽:劇本;熱門;玩家
責編:李暘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