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圖片_20201215112340.jpg
高端險種遭退保傭金無法追回 起底特大保險傭金詐騙案
2021-04-12 07:16:00  來源:法治日報  
1
聽新聞

高端險種慘遭“集中退保”高額保險傭金無法追回

起底上海特大保險傭金詐騙案

● “自買單”要麼真實投保、不進行惡意退保,要麼事後退保、不收取傭金,但行業中逐漸衍生出一種收取傭金且惡意退保的所謂的“自買單”

● 買保險已經成了現代許多人抵禦風險的一項重要選擇,但隨著保險行業逐漸商業化,管理和監管機製還沒有完全跟上

● 保險公司在保險營銷的簽訂審核、流程管控上的漏洞,在保險傭金設置上的弊端,在從業人員的準入門檻、監督機製上的不足,客觀上縱容了犯罪行為的深入和繼續

□ 本報記者 餘東明

□ 本報實習生 張海燕

□ 本報通訊員 童 畫

從事了多年保險經紀代理的張女士不會忘記,當保險公司的質疑和索賠追上門時,一種巨大的無力感湧上心頭。

對於張女士所在的保險經紀公司來說,各大保險公司是他們的重要客戶,如今高端險種卻慘遭“集中退保”危機,客戶保險金全額退還,高額的保險傭金卻無法追回,矛頭便直指這家民營企業。

雖然想到可能是業務員暗中操作,騙取保險傭金,但保險經紀公司和保險公司仍然沒有料到,這場“集中退保”背後,暗藏著一個如此龐大的家族式職業性騙取保險公司傭金陰謀……

直至警方將犯罪嫌疑人抓獲到案,上百人的詐騙團夥浮出水麵。如今,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詐騙罪批準逮捕犯罪嫌疑人85人,後又追捕31人。2020年11月,餘天等首批64名被告人被提起公訴。2020年12月至2021年2月,已有43名被告人獲判。目前,該案還在進一步審理中。

近日,《法治日報》記者走進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跟隨承辦檢察官周蕾還原這起特大保險傭金詐騙案。

退保危機大有蹊蹺

勾結客戶騙取傭金

張女士所在的保險經紀公司是一家民營企業,主營業務是保險中介,通俗來說就是介紹客戶給各大保險公司,幫保險公司銷售產品,從中賺取傭金或手續費。

2020年3月的一天,張女士所在的這家經紀公司接到一家保險公司的通知,稱經紀公司介紹投保的15位客戶投訴,其公司銷售人員誤導他們購買了保險產品,要求全額退款。本著對客戶負責的態度,保險公司退還了這15位客戶的全額保費,而保險公司之前所支付給保險經紀團隊的傭金卻無法要回。

保險公司及經紀公司事後卻發現,這次集中退保事件似有頗多“巧合”之處:這15位客戶的投保時間非常接近,集中在2019年11月和12月期間;集中投保的是三款保費很高的高端保險產品,平時銷售量很小;退保時說辭高度一致——銷售人員誤導他們購買保險產品,所以要求退保退款,但無一人說清銷售過程,也無法提供具體的銷售人員聯係方式。公司察覺出這次集體退保事件可能另有玄機。

很快公司又發現,負責這15位客戶的兩名業務員都是一位叫餘天的合作夥伴的下屬,這一下子喚起了張女士的回憶。她還記得,當初保險公司和經紀公司都詢問過餘天,是如何在短時間內銷售了這麼多高端的保單,餘天當時聲稱他的朋友手裏有高端客戶。2019年12月,餘天帶著這位王姓朋友與公司簽署了合作協議。之後,每每做成生意,經紀公司會將傭金轉給餘天,由其分配給他的朋友。

集中退保事件發生後,按照流程,應是具體的銷售人員和客戶進行溝通。但麵對經紀公司的詢問,餘天的朋友簡單敷衍之後便失去聯絡,而餘天則表示業務都是他朋友做的,他並不為此負責。但是公司很快發現,餘天並不如他所說那般“無辜”,與此事無甚瓜葛。這個團隊銷售的保單,除了上述的15位客戶,另有14位客戶在投訴要求退保,同時餘天手底下其他團隊銷售負責的其他保險公司的保單也有近20位客戶退保。這一切又很難用“巧合”來回答。

保險公司及經紀公司懷疑,餘天及其團隊可能存在勾結所謂的“客戶”騙取保險公司傭金的行為。

參與犯罪人員眾多

家族詐騙觸目驚心

20萬元的高端保險,對操勞大半輩子的老雍來說,可以稱為天價消費,放在平時幾乎想都不敢想。但這是女兒周萍的業務需求,她在一家保險經紀公司上班,為了完成業績多拿提成,需要拉人頭購買保險。而且女兒說,隻要完成電話回訪,不久後便可申請退保,保費會全額退還。

對於這個並不富裕的家庭來說,一下子拿出20萬元並非易事。周萍拿著父親的身份證,最終購買這款保險的資金,是由陳蘭提供的。而陳蘭正是經紀公司合夥人餘天的妻子,周萍則是該公司的業務員,退保後,這筆錢又還給了陳蘭,保險公司分得的傭金也由陳蘭和周萍按比例瓜分。

說到此處,一條詐騙保險傭金的犯罪鏈條已逐漸清晰。有人負責整體謀劃,有人負責具體操作,有人提供資金,有人提供身份信息和賬戶,而參與整個犯罪鏈條的人員遠不止這些。

這一保險傭金詐騙團夥的操盤者正是餘天、陳蘭夫婦。他們長期浸淫在保險經紀行業,熟悉保險業各類潛規則,自2014年以來便開始依靠家族式、老鄉式關係網構建詐騙網絡。他們先是指使部分團夥成員擔任保險公司業務代理員,再安排其他成員充當投保人並提供錢款支付高額保費,購買各類高端高額保險產品。之後再有預謀地以集體惡意投訴等方式強硬退保獲得全額保費,投保騙得的高額保險傭金則按團夥組織層次進行分成。

如同老雍這樣提供身份信息和銀行卡的虛假投保人不在少數,與餘天合謀的還有黃石(周萍的丈夫)、馬立等人,另有馬立、雷天等人利用自己或向他人借用的銀行賬戶,對涉案贓款實施接受或者轉移分配。除此之外,經紀公司員工陶新在明知餘天等人實施詐騙保險傭金的情況下,仍然幫助其進行保險傭金結算業務。

這一團夥相互之間多是夫妻、母女、親戚、朋友、同事,這幾乎是一條由熟人關係網發展起來的犯罪鏈條。經過深挖細掘,辦案人員發現該案已經涉及3家保險公司。

“餘天、黃石、馬立等人合謀,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指使他人虛假投保、惡意退保的方式,騙取保險機構業務傭金。陳蘭等人提供投保資金,周萍等人經黃石、餘天指使,向虛假投保人轉賬等資金流轉,虛假投保人通過經紀公司購買保險,經紀公司隨即向業務員支付首年保險傭金。騙得款項後,虛假投保人虛構業務員誤導投保的事實,進行惡意投訴退保,並獲全額退保。現有證據足以證實上述人員的行為涉嫌詐騙。”承辦檢察官周蕾說。

值得注意的是,老雍等人主動提供身份信息和銀行卡,充當虛假保險投保人,在無真實投保意願及需求的情況下,向保險公司虛假投保,騙取首年保險傭金後,又實施惡意退保投訴的行為,同樣構成詐騙罪。

收取傭金惡意退保

行業漏洞埋下禍根

2020年初,上海浦東公安分局外高橋公安處接到某保險經紀公司報警稱,2019年11月開始,該公司出售的30多份保險產品接到客戶投訴,最終均進行了退保退款處理。該保險經紀公司稱,平時口碑尚可的產品在同一時間接到如此多的投訴並不多見,聯想到業務員的高額傭金返現,一連串退保的背後可能有蹊蹺。

接到報案後,上海浦東公安分局外高橋公安處成立專案組,會同分局其他相關單位對存疑保單的投保人員及對應業務員身份、資金流水、賬戶信息等進行一一梳理排查,一個職業性詐騙保險傭金犯罪團夥浮出水麵。

經查,該犯罪團夥在鎖定團夥成員的行動軌跡後,2020年5月21日晚,230名警力分赴四川、江蘇、浙江、安徽等地開展排查、守候,統一部署收網,成功抓獲餘天等犯罪嫌疑人70餘名,後又追捕40餘名。

這個案子從受理,到首批被告人被起訴,時間跨度近半年。其間,承辦檢察官一直在思考,並不十分高明的欺騙手段為什麼能一再得逞,直至造成近千萬元的重大損失?

為此,在案件辦理中,她多次提審涉案人員詳細了解案件細節,並數次走訪調研涉案企業,挖掘背後的問題。

在保險經紀行業,有一種行為叫“自買單”,是業務員為業績達標而采取的一種行為,這也是該案部分被告人辯解的理由。事實上,“自買單”要麼真實投保、不進行惡意退保,要麼事後退保、不收取傭金。然而行業中卻逐漸衍生出一種收取傭金且惡意退保的所謂的“自買單”。

“其實這就是本案這種詐騙模式的‘雛形’,而且這種所謂的‘自買單’行為在行業內很常見。”周蕾說,這本身就屬於一種行業監管漏洞,為類似本案這樣的犯罪行為埋下禍根。對於頻繁出現的高額保單,保險公司和保險經紀公司也未盡到審核的義務,“這從側麵也反映了公司經營理念上的偏差,唯業績至上”。

在走訪調研中,檢察官還發現,進入保險經紀公司當業務員的門檻其實很低。就如本案中,餘天等人安排他人,利用假身份入職或者掛靠保險經紀公司,加入保險經紀團隊,以便操作虛假投保事宜。而部分公司內部職工即使知情也熟視無睹,甚至參與其中。這就意味著,在這個犯罪鏈條中,不僅有虛假投保人,還有“虛假業務員”。

“保險經紀團隊合約代簽、員工入職合同代簽等情況,在保險經紀行業已經成了一種‘默許’,如黃石、餘天這樣的人正是在這樣的‘默許’之下,滋生出更多‘野心’。”周蕾說,“其實隻要公司稍加甄別核實,便可以察覺。”

周蕾還提到,“首年傭金過高”這一不合理的保險傭金設置也造成部分保險經紀人為了追求短期傭金利益而不惜鋌而走險。

管理鬆懈反噬自身

保險行業也需“上保”

“這個案子帶給我們的思考,遠超案件本身,保險行業及保險經紀行業在經營理念上的偏差和管理上的鬆懈,最終反噬到行業自身。”周蕾說。

如今,買保險已經成了現代許多人抵禦風險的一項重要選擇,但隨著保險行業逐漸商業化,管理和監管機製還沒有完全跟上。在這起保險傭金詐騙案起訴之際,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向涉案的保險公司和保險經紀公司製發了檢察建議書並舉行公開宣告。

公開宣告會上,該係列案中暴露出的問題被犀利點破。檢察建議書明確指出,3家保險公司在保險營銷的簽訂審核、流程管控上的漏洞,在保險傭金設置上的弊端,在從業人員的準入門檻、監督機製上的不足,客觀上縱容了犯罪行為的深入和繼續。保險經紀公司在保險團隊的引進和監督、業務員真實身份的審核等方麵存在漏洞。

“問題說透了,建議指明了,才會更有說服力,才能提升檢察建議書的剛性。”周蕾說。

針對問題,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也提出有針對性的、具有可操作性的建議。例如,嚴格從業人員的準入門檻,加強業務員的身份審查,清查借用他人身份掛靠業務的情況,完善保險從業人員黑名單製度;製定覆蓋退保全過程的製度和操作規範;告知保險消費者“惡意退保”可能會麵臨的法律訴訟風險;定期排查,及時中止異常退保情況;充分告知投保人保險合同內容,協助消費者樹立科學的保險消費理念等。

“涉案公司應當對檢察建議提示的問題進行反思,檢察建議書的內容對社會公眾同樣具有警示意義。”參與公開聽證的人民監督員如是評價。

日前,涉案公司均已回複,表示將根據檢察建議書的內容,盡快整改落實,完善公司製度,進行從業人員背景調查,清查利用假身份掛靠人員,加強投保人信息識別和非正常退保風險提示,樹立良好的企業形象,為保險行業健康發展夯實基礎。

“這個案子撕開保險傭金詐騙黑色產業鏈的一道口子。”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部主任蔡紅偉說。

“本案的立案、偵查及啟動刑事公訴,為抵製保險黑產打響了第一槍,開創了行業先河。我們希望通過此案,大力推動保險行業的合規經營進程。”走訪涉案公司後,蔡紅偉收到涉案保險公司法務合規部負責人發來的信息。

製圖/李曉軍

標簽:傭金;退保;保險
責編:呂霞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