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圖片_20201215112340.jpg
繁瑣化、虛浮化……基層黨建如何避免“自娛自樂”?
2021-04-12 13:48:00  來源:半月談  
1
聽新聞

繁瑣化、虛浮化、部門化、狹隘化:別讓基層黨建“自娛自樂”

黨組織和黨員是發揮戰鬥堡壘作用、先鋒模範作用的重要力量。但在一些地方,基層黨建工作悖離初衷,“自娛自樂”。某地一次調查問卷,有關形式主義“哪方麵最突出”的選項中,選擇“加強改進機關和基層黨的建設方麵”的占 63.2%。基層黨建工作繁瑣化、虛浮化、部門化、狹隘化等傾向有所抬頭。

1

規矩多,留痕多,基層黨建工作繁瑣化

近年來,隨著黨建工作的規範化要求越發嚴格,一些地方在督查考核中對程序、記錄、留痕等工作要求日益嚴苛,不切合基層實際,有的甚至矯枉過正。

西部地區一基層黨務工作者對半月談記者說,單位黨支部在換屆選舉中用日常辦公的白紙打印選票,結果年底黨建工作考核時,考核組將“選票用白紙打印”當作問題提出,並指出選票要用紅紙打印。這名黨務工作者說,基層工作條件千差萬別,就地取材打印選票有何不可?

黨建工作中留痕要求也越來越高。從最初的會議記錄要素要全、必須手寫,逐步發展到文字記錄要有,還要拍照留檔,打印出來貼在記錄本上。“仔細查閱黨建工作的相關文件,這些要求沒有一條是有出處的,但是別的單位一旦做了,你不做,就說明工作沒做好。”一名基層黨員說。

留痕留跡不留心、耗神耗力又耗財。有的地方,即使再小的黨建活動,都要領導講話拍視頻、專業攝像製視頻,熬夜加班寫材料、立馬發上公眾號。不會做公眾號的,靠外包來解決。個別地方甚至出現黨建經費多數用於購買外包服務的現象。

2

搞裝修黨建、概念黨建,基層黨建工作虛浮化

這幾年,少數基層黨組織將“黨建是最大的政績”異化為“搞政績”“作秀場”。個別基層幹部認為,現在做事有“風險”,唯有做“黨建工作”最安全,故幹脆隻做“黨建工作”。

不顧基層實際,建設“黨組織生活館”,搞裝修黨建。這幾年各地流行建設黨組織生活館,作為活動、教育的陣地,這本是加強黨的建設的有效措施,但部分上級部門不顧基層實際,要求各個村(社區)都要建設組織生活館,還要體現特色。一些社區本來辦公用房就不夠,一個房間往往承載多種功能,沒有足夠的屋子用來建設。

為了在評比中獲得高排名,一些基層黨組織還請設計公司來裝修、布局。但評比結束後,相應場館並未真正發揮效用。

玩花樣、造生詞,新瓶裝舊酒,搞概念黨建。部分基層黨組織借“標準化”之名,頻頻使用“工作法”“新體係”等詞彙,以“開中藥鋪”的方式搞出花樣百出的黨建工作法。一些地方還要求基層每年申報黨建項目創新點,最後苦了基層幹部絞盡腦汁搞概念創新,將黨建隨意嫁接到某個具體工作上,搞“黨建+”。

“上級考核黨建工作,很少關注黨組織是否真正發揮作用,在群眾中評價如何,也沒有深入到黨員中間聽聽他們的心聲。”一名基層黨員直言,身邊不乏因陣地裝修超一流、概念包裝有一套的同誌獲提拔。

3

組織部門幹,其他部門看,基層黨建工作部門化

一些地方的基層幹部反映, 原則上黨建工作應由組織部門牽頭,具體工作共同參與開展,但落實層麵全部落到了組織部門一家。其他相關部門“反主為客”,在一邊幹看著,結果就是“組織部門熱鬧、黨員冷眼旁觀”。

西部某高校一基層黨支部組織委員反映,高校等企事業單位黨建部門化現象比較嚴重。首先,部分黨員教師擔任黨支部書記、支部委員的積極性不高,認為幹黨的工作是“分心”,影響學術和教學。其次,在單位內部,黨建工作常被認為隻是支部書記、委員的事,學院黨建工作和其他黨員、老師關係不大,開支部會時,普通黨員習慣“劃水”。

這位組織委員透露,她所在的支部有幾十名黨員,但支部的黨建工作僅靠她們4個委員、1個支書幹,不少黨員認為交了黨費,開完會就是履行黨建義務,對發展身邊的優秀人才入黨、壯大黨的聲音的工作缺乏主動性。

4

重學習留痕,輕服務群眾,基層黨建工作狹隘化

把黨建工作狹隘化為黨務工作或黨的教育工作,是當前部分部門黨建工作的通病。一些鄉鎮、國企把黨建單純看作上黨課、參加紅色教育、參觀各種紅色景區、布置展板和活動室,忽視了基層黨建鍛煉隊伍、服務群眾的作用。黨員素質和本領沒有提升,先鋒模範作用沒有發揮,黨組織為群眾服務的能力有弱化風險。黨建工作變成了黨員的自娛自樂。

半月談記者近期參加了某地機關單位黨建工作“互觀互檢”活動,除了黨組織負責人述職外,其餘的內容就是把每個單位的黨建會議記錄拿出來做對比,哪個單位記錄得全、記錄得多,材料分得細、文件盒多,就被認定“黨建工作做得好”。

“黨務工作隻是黨建工作中事務性、程序性的工作,而非黨建工作全部。歸根結底,黨建是要做人心的工作。”西部一名長期從事組織工作的幹部說。

5

內在源頭是政績觀偏差在作祟

基層黨建工作種種形式主義不良傾向,說到底,還在於導向、作風問題。

——考核“指揮棒”出現偏差。部分地方的督查考核偏離問題導向,單憑痕跡評價成效,不聽取黨員與群眾的意見,造成下級投其所好,為考核而留痕。

東部某縣於2020年11月底通知各鄉鎮、部門,拿著台賬到縣委黨校大教室審看。一些單位拿著打印機、筆記本電腦,在現場補材料。有的互相抄襲,將別的單位的內容直接粘貼過來,甚至還鬧出一個笑話,某鄉鎮領導小組成員已病逝,卻在材料的領導小組名單裏赫然在列。

——能力不足讓形式主義成為工作慣性。近年來,黨建工作的極端重要性越發凸顯。一些黨組織和領導幹部存在本領恐慌,提不出好想法,拿不出真舉措,隻能將工作停留在表麵功夫上。

——基層黨建工作形式主義難以自糾。黨建工作中的形式主義往往披上“黨建工作怎麼抓都不過分”“不抓黨建是失職”“黨建工作內容就是要通過一定形式來體現”等話語外衣,讓基層不敢吐槽。

同時,組織部門在基層鄉鎮是強勢部門,鄉鎮成績好不好,組工幹部說了算,這就導致基層即便為形式主義所困,也難以擺脫。

中共揚州市廣陵區委黨校高級講師顧俊劍認為,適當的形式是必要的,但絕不能陷入形式主義,不能因為講形式而浪費國家的資金。黨建的根本目的在於鞏固黨的執政地位,根本任務在於把從嚴治黨責任落實好。一心隻想形式化的“政績”,是政績觀偏差的體現。

6

回歸黨建本源,端正政績觀

做好基層黨建工作,核心是鼓勵基層黨員幹部“幹實事”。在基層黨建上脫離群眾、自娛自樂,搞形式主義,會損害黨的政治威信。

多位受訪專家和基層黨務工作者認為,端正政績觀,回歸黨建工作的本源,應從以下幾個方麵發力。

一是梳理普遍存在的形式主義具體表現並製定禁止性規定,給基層黨建工作流程“瘦身”,讓黨組織把重心放在黨建活動的效果上。比如黨建工作中的留痕過重問題,組織部門經過調研,可對隨意動用公款拍攝總結性宣傳片、會議記錄附帶照片等做法做出禁止性規定,明確紅線。

二是改進考核辦法,加大對黨建工作“隱績”的考察考核。通過明察暗訪、突擊紀律檢查等方式加強幹部日常工作監督檢查。大幅降低材料、展板、會議記錄等在黨建考核中的占比和權重,多通過走訪、談話、問卷等形式了解黨組織在群眾和服務對象中的知曉度、滿意度和認可度。

三是選好用好管好基層黨組織帶頭人。要圍繞黨性強、作風好、有擔當的要求,尋找、培育黨建人才。要注重對基層黨組織帶頭人的鍛煉和培養,切實提升他們帶隊伍、解難題、辦實事的能力。

來源:《半月談》2021年第7期

半月談記者:鄭生竹 張亮 陳國洲

標簽:黨建工作;黨建;基層黨建
責編:呂霞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