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圖片_20201215112340.jpg
讓你3秒知道怎麼賺錢?揭開“炒鞋教程”裏的騙局
2021-04-13 07:01:00 來源:中國青年報
1
聽新聞

青年經濟說

讓你3秒知道怎麼賺錢?

揭開“炒鞋教程”裏的騙局

近年來,國產品牌在科技研發和外觀設計等方麵都有了長足進步,的確有了邁向中高端市場的底氣。加之當前一些洋品牌球鞋因其惡意“封殺”“新疆棉”行為受到中國市場冷落,消費者紛紛用腳投票支持國貨,國產品牌遇到良好發展契機。然而,如果因為“炒鞋”導致球鞋愛好者買不到想要的球鞋,進而讓國產品牌失去消費者的信任,無異於竭澤而漁,自斷國產品牌升級之路。王琪/作(新華社發)

這次炒鞋之風會轉向國潮,與之前炒Nike、adidas等品牌的鞋子沒有本質上的區別,都是出於投機以獲取暴利為目的。而炒鞋背後的推手往往是多元的,有品牌方、鞋販子、二級市場交易App平台等。

---------------

當炒鞋大軍轉向國貨,炒鞋的“歪”風似乎愈吹愈大。4月11日,記者發現前段時間被炒到4萬多元的球鞋李寧韋德之道4全明星銀白款的標價已經達到6.66萬元,相較於1499元的發行價,漲幅達44倍。

3月下旬,“新疆棉”事件發酵後,部分國際品牌潮鞋市場遇冷,很多炒鞋客便將手伸向了國產品牌,有的國貨品牌瞬間“身價倍增”。

這一波炒國貨的“邪”風是如何吹起來的?炒鞋亂象該如何治?

“炒鞋圈”變了天

近日,“炒鞋圈”發生了不小的動蕩,甚至在重新洗牌,其中,不乏炒鞋界的“大佬”栽了跟頭。

“以前的經驗現在基本上都沒用了。”高偉(化名)是炒鞋大軍中的一員,他說,按照以往的經驗,這個階段應該囤一些Nike、adidas等品牌的低幫鞋,到了夏天這些鞋子的價格都會上漲,“但現在不敢囤了。”

今年3月,Nike的“死亡之吻”正式發售,一些人花高價囤了上百雙鞋。不料,隨後鞋價急轉直下,不同碼數的鞋子在二級市場的售價差異巨大,以42碼為例,從1個月前的2119元跌到如今的1409元,不少人成了被割的“韭菜”。

在二級市場,鞋價是實時變化的,這些暫時“砸”在炒鞋客手上的鞋子有盈利的可能,但需要較長的等待周期。在這種情況下,一些人的資金周轉將出現問題。高偉表示,“還是國產鞋子比較保險。”

國貨變成了很多炒鞋客的新陣地。4月10日,韋德之道9“綻放”以1299元的價格發售,僅過了1天,標價已經達到3333元。此前,安踏的哆啦A夢聯名休閑板鞋白紅款發售參考價為499元,後來一路漲到了2889元。

“炒鞋圈”不斷有新人湧入,在一些炒鞋交流群流傳著多本“炒鞋教程”,聲稱“讓你3秒知道是怎麼賺錢的”,並對於什麼樣的鞋值得買、能掙多少錢、如何售賣等問題都進行了詳細的敘述。隨著球鞋市場不斷變化,教程仍在不斷更新。

在個別“炒鞋教程”中有一部分內容尤為醒目:如何掙大錢?文中寫道:“資金多的人‘掃’國產鞋,利潤銷量無敵,不要執著於國際品牌,利潤率遠遠低於國產鞋。”

國貨越來越“出圈”

隨著多款國產品牌鞋價高漲,國貨也越來越“出圈”。

事實上,這不是國貨品牌鞋子第一次被炒出“天價”。2019年,李寧球鞋韋德之道7 “the moment”在發行後的第一天就漲到1萬元。10多天前,這款鞋在二級市場的成交價仍在1萬元左右。

國潮正在加速崛起。公開數據顯示,2020年,李寧集團營收為144.57億元,淨利潤增至16.98億元。去年,安踏體育營收達355.1億元,連續7年保持高速增長,毛利率為58.2%,為行業最高,淨利潤達51.62億元,超過adidas的淨利潤。

“國潮其實已經火了有一段時間了。”90後小張進入“炒鞋圈”快4年了。一直以來,他“倒騰”的都是一些國際品牌,目前掙了小1萬元錢。他偶爾也會購買一些國產潮牌,但從沒參與過炒國產鞋。據他觀察,這次很多炒鞋客都看好國貨品牌,一方麵看到了消費者的愛國情緒;另一方麵,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對國貨崛起的一種認可。小張也觀察到,真正“出圈”的國產潮鞋數量還不是很多,往往隻是幾個限量款、聯名款。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表示,當前,國貨還沒有真正“火起來”。這次炒鞋之風會轉向國潮,與之前炒Nike、adidas等品牌的鞋子沒有本質上的區別,都是出於投機以獲取暴利為目的。而炒鞋背後的推手往往是多元的,主要有品牌方、鞋販子、二級市場交易App平台等。

另外,國潮品牌在“出海”方麵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李寧集團2020年財報顯示,2020年,李寧的國際市場的收入占集團比重僅為1.5%。

宋清輝說,國貨品牌要想“立得住”,應該在研發、創新和人才方麵加大投入力度,並用好口碑征服消費者。

“像炒股一樣炒鞋”都是騙人的

炒鞋亂象屢禁不止,然而,關於炒鞋“一夜暴富”的神話仍然在不停地傳播。一名學生在自媒體平台寫道:在有7.3萬元本金的情況下,其中,部分錢來自於借貸,通過將這些錢多次流轉,1個月的炒鞋銷售額達到了23萬元,如果利潤按照10%計算,月收入也超過了2萬元。

事實上,不論是鞋圈“大佬”,還是新手,炒鞋“翻車”的現象並不鮮見。此前,成都球鞋圈綽號“劉餅幹”的鞋商因為炒鞋欠款1000萬元,他曾勸誡大家:“千萬不要像我一樣拿自己的青春去賭博。”

“炒鞋和炒股一模一樣。”90後男孩許凱(化名)進入炒鞋圈3年了,在他看來,一雙新鞋發售就像是設立一隻新股,大量買入新鞋的人是莊家,零星購買的是散戶。散戶通過低買高賣的方式賺差價,而莊家則是大量買入一款限量鞋,再通過自買自賣的方式,造成市場供不應求的“假象”,再將少部分鞋放到市場中流通,從而操縱鞋價,這就像股票領域莊家“控盤”。

當一雙鞋子價格被炒到上萬元以後,仍有買家前赴後繼。許凱說,這是因為一些散戶覺得鞋子價格仍舊會上漲,還會有下一個接盤的人。還有一些消費者本著“貴的就是好的”原則去買鞋。

一些球鞋交易平台的球鞋指數看作炒鞋的“晴雨表”。宋清輝指出,在幕後,這些指數數據都是可以操縱的,甚至可以被篡改。

宋清輝認為,炒鞋屢禁不止,也反映了放下年輕人渴望“一夜暴富”的心理,甚至這種心理也會導致一些人上當受騙。

“炒鞋市場泡沫已經變得越來越大,風險係數很高,在時尚風向和市場審美不斷變化的當下,可能很快就會破裂。”宋清輝說,被球鞋“套牢”者或將欲哭無淚。

當前,對炒鞋行為的監管難度仍然較大,監管也在發力。2019年10月,人民銀行上海分行發布了《警惕“炒鞋”熱潮 防範金融風險》的金融簡報,針對國內出現的“炒鞋熱”現象,指出這背後可能存在非法集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金融詐騙、非法傳銷等涉眾型經濟金融違法問題,各義務機構應高度關注,采取有效措施切實防範此類風險。

球鞋交易平台也需承擔起一定責任,加強監測和管理。4月6日,得物官方微博發布聲明稱,對個別賣家標價波動較大的球鞋進行了下架處理,同時對涉嫌惡意影響商品標價波動的賣家采取封禁措施。並且,將會增加對賣家異常標價的監測。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孟博說,近年來,由“炒鞋”所引起的民事糾紛、刑事犯罪並不鮮見。消費者需提升風險意識,對於“炒鞋”行為,要保持理性,不要被所謂的暴利所迷惑,不要盲目投機,以免遭受損失。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趙麗梅 實習生 劉世元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4月13日 05 版

標簽:青年經濟;球鞋;品牌
責編:李暘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