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圖片_20201215112340.jpg
不言不語胡言亂語 部分政務新媒體淪為“僵屍”賬號
2021-04-21 13:51:00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1
聽新聞

“開而不管不務正業”的政務新媒體:不言不語,自言自語,胡言亂語

近年來,政務新媒體蓬勃發展,從過去“兩微一端”向短視頻領域延伸,已成為政務公開和政務服務的重要陣地。

不過,記者調研發現,在此過程中,也存在低效重複建設問題,部分政務新媒體已淪為“僵屍”“空殼”賬號甚至輿情製造者,可能損害政府形象,加重基層負擔,需進一步加強監管。

近期,國務院辦公廳政府信息與政務公開辦公室已下發通知,要求各地各部門排查整治政務新媒體運營中存在的四種突出問題:發布類賬號2周內無更新;不分場景“賣慘”“賣萌”,過度“娛樂化”;發布與政府工作或本部門本行業無關信息;已停止維護的賬號未履行注銷程序。

偏離政務定位,有的長期不更新,有的像“營銷號”

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各級政府部門積極擁抱移動互聯網時代新媒體發展趨勢,但跟風開設後,在日常運營中一直存在著三類亂象。

——不言不語,長期未更新信息。記者在時下活躍的短視頻平台上,以“鎮人民政府”為關鍵詞進行檢索,手機屏幕上出現的搜索結果近百頁,仍可以找到一些認證為官方,但內容匱乏的賬號。近期,一些省級政府相繼發布了2021年一季度政府網站及政務新媒體抽查的情況。在這些通報中,“僵屍”“空殼”仍是高頻詞彙。

據湖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的通報,鹹寧市通山縣通羊鎮有政務新媒體號開通至今未發布任何消息,房縣有政務新媒體賬號最後更新時間為2019年10月。雲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在檢查中也發現,部分政府係統政務新媒體“開而不管”,長期未更新信息。有的單位對被通報的問題不重視,整改不到位,反複出現相同問題。

——自言自語,隻管複製粘貼,沒有互動服務。記者發現,一些部門政府網站和政務新媒體監管工作僅止於解決內容不更新等底線問題,往往“既盲又聾”,不回應公眾關切,與群眾互動少,空有新媒體的形式。有網友反映,一些地方的官方賬號對於投訴、谘詢等互動類問題,幾乎從不回複。

3月14日,一則“市民私信馬鞍山市政府官微反映問題疑遭拉黑”的消息引發關注,微博網民“IN馬鞍山”發文說,其私信“馬鞍山市人民政府發布”反饋民生問題,係統顯示不能發送消息,疑似被拉黑。輿情發酵後,該官微發文說:未擅自關閉“私信功能”和拉黑網民,之後與該網民取得了聯係。

在國務院辦公廳政府信息與政務公開辦公室發布的2020年政府網站和政務新媒體檢查情況通報中指出,個別政府網站和政務新媒體存在服務不實用、互動不回應等問題。

——胡言亂語,盲目“吸粉”,有的“公號私用”,甚至被盜用。記者曾對政務微博“懟網友”“神回複”等現象進行過專門調查,發現一些賬號存在追星娛樂、推銷商品等“任性”行為。去年,某地政法委官方微博轉發某藝人全球後援會的道歉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

去年10月,某地派出所突然因為拍攝短視頻受到不少網友關注,其“流量法寶”是一位穿著警服的女子看似一本正經地在宣傳法律知識。然而,專業人士指出,她講的內容完全偏離常識,很多時候連專業術語都沒分清楚。

“女人強奸男人犯法嗎?構成什麼罪”“為什麼交警沒有權力抓人”……在這些話題下方,除了網友指出內容太隨意之外,連一些官方認證的交警賬號都評論道“提個建議可以嗎?以後發之前找局裏單位法製科審核一下。”“不要說這種不負責任的話。”

記者還發現,有的政務新媒體因疏於管護,賬號被盜用,發布不良信息。一段時間以來,微博賬號“江夏五裏界城管中隊”曾發布大量代孕、招嫖信息,引發網民關注。今年3月,武漢江夏區五裏界街道辦事處回應說,賬號出現不良信息是因為被不法分子盜用。

有賬號沒粉絲、有內容沒流量,運營保障存薄弱環節

很多地方也想用活用好政務新媒體,但日常運維存在困難。受訪人士認為,當前一些地方政務新媒體出現亂象,歸根結底有以下原因:

——基層經費、專業人員不足。《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推進政務新媒體健康有序發展的意見》規定,加強政務新媒體管理,提供必要經費保障,配齊配強工作人員,專崗專責,抓好工作落實。然而,部分縣級融媒體中心負責人表示,以政務短視頻為例,涉及策劃、拍攝、剪輯等多個環節,需耗費不少精力,很多政府工作人員平時完成基本宣傳任務已屬不易,如今身兼數職,實在“分身乏術”。

——審核監管機製留有漏洞。記者了解到,部分基層賬號管理鬆散,沒有相應機製,一些“一把手”不重視,放手給小編隨意自發自核,給不當內容發布留下空間。雲南省發布的關於2020年第四季度全省政府網站和政務新媒體檢查情況通報中指出,部分地區政府係統政務新媒體存在“有平台無保障”現象,同時沒有全部納入監管,存在漏報、誤報等問題。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科技傳播係教授褚建勳認為,“在一些地方數據的統計上,不同部門口徑不一,數據也存在差異,如果各自通過自家媒體發布,容易造成數據打架。”

——考核指標和導向發生偏差。雲南省在開展的有關檢查中發現,有的單位在同一新媒體平台上開辦多個功能相近的賬號,但運維保障都不到位,如“鎮康縣教育體育局”“鎮康教體”。微博網友“一隻甜團子”說,以前當地的政府公眾號就達上百個,平均閱讀量就一二十,最近又要開一堆短視頻號,要忙著填資料。

浙江大學新聞係主任沈愛國表示,一些地區的政務新媒體片麵追求關注量和點讚量,為了績效考核往往匆忙上馬新媒體項目,容易埋下輿情等隱患,如果地方施加過於苛刻的考核追求流量,“蹭熱點”現象難以避免。

進一步清理規範,讓政務新媒體切實發揮效果

業內人士認為,政務新媒體出現的亂象,本質上還是“指尖上的形式主義”作祟,必須堅決予以長效整治。同時,政務新媒體關鍵是要讓群眾看,應堅持“定位清晰、服務實用”的原則,力爭有用、有趣、有價值,切實減輕基層負擔,塑造良好政府形象。

——強化頂層設計,理順開辦、注銷等機製。“要根據不同政府部門的權限,對各類平台進行合理劃分,該整合的整合,該協調的協調,該取消的取消。”華東政法大學政治學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任勇認為。

——形成常態化監管,糾正管理考核導向。貴州省社會科學院傳媒與輿情研究所所長沙颯等專家建議,政府部門發展新媒體不能隻看下載量、關注數、閱讀量,而是要引入市場競爭機製、民意監督機製,從“給領導看”轉變為“給群眾用”,真正把政務新媒體辦成百姓喜聞樂見的溝通和辦事渠道。

——健全人員配置,創新內容提升公信力。褚建勳說,近幾年新聞傳播專業畢業生有不少到地市工作,但真正下沉到縣級及以下的還不多,折射出基層相關工作崗位的編製、待遇有待進一步提升。福建省尤溪縣融媒體中心主任張敏建議,可組織相關從業者到融媒體中心等單位交流學習,不斷提升運維人員的專業素質。(記者向定傑、閆紅心、顏之宏、張兆基)

標簽:政務;賬號;互動
責編:李暘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