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圖片_20201215112340.jpg
文身容易“後悔藥”難買 誰來管管未成年人文身?
2021-04-23 08:24:00 來源:中國青年報
1
聽新聞

誰來管管未成年人文身

“反感,特別反感,我現在恨不得把它摳了,糟蹋自己啊!”2020年5月,劉克(化名)揉搓著刺滿墨色花紋的手臂,流著淚說。

2020年4月14日,未滿17歲的劉克在網上發布炫酷照並附上“既然選擇了這條路,跪著也要走完”的評論後,因涉嫌聚眾鬥毆罪被警方抓獲。經查,他涉嫌參與兩起聚眾鬥毆案,致多人輕微傷。

文身帶來困擾

鬼麵、獠牙、黑白無常、骷髏……這些令人觸目驚心的文身,布滿了少年的胸前、後背、胳膊、腿上。這些少年以文身為榮,混跡社會,好勇鬥狠,甚至觸犯法律。

江蘇省沭陽縣人民檢察院負責劉克所涉案件的審查批捕工作,該院副檢察長葉梅發現,劉克手臂和胸前有大麵積黑白無常文身圖案,麵目猙獰的墨色圖案與其稚氣未脫的麵孔顯得格格不入。涉案的其他十幾名未成年人,身上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文身。未成年人大麵積文身的情況在其他聚眾鬥毆、尋釁滋事等案件中也不時出現。

葉梅說,這些未成年人文身大多因無知盲從、江湖義氣,或單純覺得酷。劉克就認為:“兄弟們都有文身,我要是沒有,就不是兄弟了。”

意氣用事帶來的後果是後悔與無奈。“文身館並沒有告知文身非常難清除。”一名接受幫教的未成年人小韓對社工說,“父母帶我去醫院清洗文身,花了6000多元,效果不好,還留了疤痕。”“給點兒錢就能文,但是花多少錢都洗不掉!我帶孩子去洗,用的激光機器,回來都化膿了……”小韓的母親痛心地說。她希望有機構出來管理一下這個行業。

葉梅說,文身不僅對未成年人造成了身體上的傷害,對他們的前途也有不良影響。目前,國內參軍、從警、公務員錄用等都對文身有限製。有部分被幫教未成年人對社工說,在返校就讀、就業和擇偶時,曾經的文身給他們造成了很大困擾。

文身行業失管無序

發現問題後,沭陽縣人民檢察院成立由業務骨幹組成的未成年人公益訴訟檢察辦案組,從走訪侵權文身館、赴相關行政機關調取證據、與涉案未成年人及監護人談話、相關法律法規檢索等方麵分頭開展工作。辦案組對文身館經營者、36名涉案未成年人及監護人、主治醫師談話70餘份,調取侵權主體個人信息、工商注冊信息等相關書證150餘頁,並委托專業機構鑒定提取的文身顏料是否有毒有害。

辦案組調查發現,文身館存在混亂無序和行業失管問題:不少文身館沒有任何證照,環境普遍髒亂差;購買的顏料、器械等來源不明,質量無法保證;消毒意識不強,極易帶來文身創麵感染及傳染病傳播風險;有的文身館甚至違法開展洗文身業務,涉嫌非法行醫;送檢的文身顏料含有致癌的遊離甲醛成分……

沭陽縣人民檢察院調查認為,縣衛健局、市場監督管理局作為主管部門,均未履行對文身行業無證經營、未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情形下開展洗文身業務行為的監管職責。

2020年10月31日,沭陽縣人民檢察院向縣衛健局、縣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出行政公益訴訟訴前建議書。當地衛健局、市場監督管理局高度重視,聯合縣商務局在全縣範圍內對文身行業開展專項整治。截至今年3月31日,專項整治活動共排查文身館20家,責令停業兩家,限期變更經營範圍6家,辦理營業執照和健康證17家,發放法律風險提示函200餘份,並據此建立風險提示、身份審核等行業製度。

亟待統一標準加強監管

專項整治過程中,也暴露出文身行業存在的深層次問題。葉梅說,我國現行相關規定對文身行業分類的標準模糊。

首先,根據國家統計局《居民消費支出分類》的規定,文身應納入美容美發服務;而根據當時的衛生部、商務部發布的《美容美發場所衛生規範》,美容是指無創傷性、非侵入性的皮膚清潔、保養等服務。顯然,文身因其侵入性特點,並不屬於生活美容。其次,文身經營場所是否屬於公共場所也不明確。“目前江蘇省公共場所監管範圍裏麵沒有文身行業,所以無法將其納入衛生許可證管理範圍。”沭陽縣衛健局執法大隊中隊長楊勇說,“執法困境全國各地都存在,沒有明確的監管部門,也沒有具體的行業規範。”

此外,能否為未成年人文身,我國並沒有明確的禁止性法律規定。這也導致了當地衛健局、市場監督管理局都認為,對為未成年人文身沒有行政處罰依據。調查發現,不僅沭陽縣,周邊一些市、縣也存在為未成年人文身的現象。

沭陽縣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海濤介紹,為彌補立法不足,檢察機關決定啟動民事公益訴訟程序,追究文身館侵權責任。

自2017年6月1日開業到2020年4月檢察機關介入調查,章某經營的文身館六七成業務來自未成年人,至少為上百名未成年人做過文身。2020年12月25日,沭陽縣人民檢察院對章某進行民事公益訴訟立案,並進行了公告。目前已完成起訴審查,即將提起訴訟。

江蘇省人民檢察院第八檢察部負責人毛建忠表示:“未成年人文身的危害不亞於未成年人進入網吧和購買煙酒,應考慮對未成年人文身製定相關禁止性規定。我們希望通過該案推動文身行業規範管理,更大程度地保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

盧誌堅 葉婷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超 來源:中國青年報

標簽:
責編:陳康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