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圖片_20201215112340.jpg
各地學校開始落實晚放學 校外培訓的“虛火”降了嗎?
2021-04-28 13:58:00 來源:半月談
1
聽新聞

晚放學可降校外培訓虛火?“雙減”階段課後延時服務調查(上)

近期圍繞“在校時長”熱議不斷。高關注度的背後,直觀體現了家長苦“三點半”放學久矣的訴求,更折射出縮減在校時長導致總體教育負擔增加這一痛點。針對此,教育部相關負責人表示,將推動落實義務教育學校課後延時服務全覆蓋,時間安排要與當地正常下班時間相銜接,切實解決家長接學生困難問題。由此,義務教育進入減少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雙減”階段。但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課後延時服務仍有“雷點”需要解決。

1

家長一邊喊著受不了,

一邊卻又不報名

長期以來,校內減校外增、提前放學提前補受人詬病。學校減少的學習時間不僅沒能減少負擔,反而變相增加了家庭教育支出、增加了社會負擔。近年來,從學界到公眾都開始呼籲——“真減負就該恢複在校時長”。

半月談記者了解到,深圳經過3年試點後,已推動在全市中小學開展免費課後托管;北京順義出台了相應政策,把中小學課後服務延長到晚上7點;南京的彈性離校已經實施了多年。

半月談記者調查中發現,局部改革起到一定作用,卻難以徹底解決“三點半”放學之苦。比如,某率先試點的省會城市,幾年過去課後服務參與率一直不高,很多家長一邊喊著受不了,一邊卻又不報名。

家長齊女士對半月談記者說,女兒小學二年級時,學校通知“家庭確實接送困難的可課後托管”,她報名了。然後女兒回來說:“老師說,隻有真的特別困難才能托管。”她跟別的家長溝通後恍然大悟。“說白了,老師們認為課後托管是加班。我們做家長的還是識趣點,我後來報了個小飯桌負責接放學,或送往下一個培訓班。”

2

警惕三大焦點變雷點

專家認為,當前已進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雙減”階段,改革大方向是正確的,但仍有三個焦點問題需關注。

焦點一:自願參與還是統一執行?

增加在校時間關鍵在於“統一”。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副研究員王捷認為,自願參與很動聽,體現對家長和學生選擇權的尊重。但是,校外培訓“過熱”背後是獎勵勤奮的文化傳統和文憑社會人們對社會分層的焦慮,大多數家長難免陷入囚徒困境,即“如果別人家的孩子在補習,我家孩子不補就會在升學中吃虧”。隻要存在這種普遍擔憂,“自願”就會變為“被自願”或“不情願”。

囚徒困境不僅困擾家長。南京市鼓樓區教育局一位負責人坦言,當前的教育評價體係下,學校甚至地區之間都存在升學競爭的壓力,校領導和教師、基層教育主管部門也擔心“如果外校或外地的孩子在補習,我校或本地不補,升學率會受到影響”。

焦點二:財政埋單還是家長承擔?

專家認為,新增的校內課後服務屬於公共物品,其運營成本應當主要由政府財政承擔,免費或低價向所有學生提供。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教授、廣州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嶽經綸說:“應順應在線教學趨勢,由學校盡量通過線上課程遞送課後服務以減少成本,同時結合線下一對一和一對多輔導,以保證教學效果。此外,響應國家招收40多萬畢業生補充中小學等教師隊伍的要求,新增師資力量,加強課後延時服務供給能力。”

但也有教育工作者認為,完全由財政埋單也不現實,應基於各地已有基礎研究更具個性化的實施方案。例如,廣州在2018年就嚐試市場化課後延時服務,采取多種模式,可學校自行組織,由學校教職工直接管理;也可以政府采購的形式,向第三方社會機構采購服務,學校負責統籌和監督;或學校與第三方社會機構合作共同開展;以及學校統籌街道(社區)、誌願團體、家長委員會等社會資源開展。廣州校內課後服務產生的成本由政府、學校、家長等共同承擔。

焦點三:哪些課該進“加時區”?

在現有基礎上延長學生的在校時間,麵臨的關鍵問題就是新增在校時間裏教什麼?現有的課後服務能力應當把重點放在哪裏?對此大多數的教育工作者和家長都希望,能夠增加素質教育相關課程,而非重走應試教育老路。

南京曉莊學院心理健康研究院院長任其平教授說,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裏,學習負擔過重已經造成了青少年厭學、親子關係緊張等心理危機,恢複的在校時間不能演變為新一輪的補課,課程設計應當以德、體、美、勞教育等素質教育課程為主。

3

避免課後服務變成“官方補課”

進入“雙減”時代,課後延時服務將有三方麵重大轉變:從解決部分家長接學生的困難,到吸引所有學生參加;從提供看管的基本服務,到開設豐富的興趣課拓展學生素質;從校內減負,到學校教育提質增效整體減負。

隨著大量的校外培訓需求將轉回校內,不同家庭眾口難調,給學校的供給能力提出了極高的要求。

專家提醒,要警惕普遍晚放學後增加的在校時間,成為部分學校變相補課之機。

王捷認為,為確保學校在新增在校時間中實施素質教育,防止個別學校暗中強化應試,應建立跨校和跨縣區的多方監督委員會,以解決學校間和縣區間的囚徒困境。監督委員會應由家長、學校和教育部門等多方組成,並設立舉報製度,嚴格懲罰措施。

還有專家建議,推動臨近學校成立課後延時服務聯合體,發揮各校校本課程特長,提供豐富多彩的服務項目菜單供學生進行跨校選擇。(記者 蔣芳 鄭天虹)

課後秀“個性”,你慕了嗎?“雙減”階段課後延時服務調查(下)

課後延時服務近幾年已在多地鋪開,然而受多種因素影響,一些學校的課後延時服務淪為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課後延時服務如何確保質量?一些地方作出了有益探索。

1

挖潛校內師資,師生獲多贏

海南省海口市五源河學校的一間美術教室內,學生拿著椰棕、椰殼、椰樹葉,勾好線條後,剪剪貼貼,專注而投入。他們正在美術老師李梅華指導下開展“椰樹材料拚貼畫”製作,而這也符合李梅華正開展的省級課題的需要——在教學實踐中收集研究素材。

五源河學校從2016年建校之初,就將四點半課堂作為校本課程進行開發,2017年2月起開設了20多個興趣班,目前學習項目增加到70多個,絕大部分都由本校老師承擔教學任務。“每學期學校推出興趣課程時,家長都守著報名平台‘搶課’。”學校教務處陳惠娜老師說。

為教好這些興趣課,音體美等科目的老師紛紛秀出十八般武藝,語數英科目升學壓力不大的老師也盡展才華,開設英語繪本閱讀、創意作文、編程、數學思維等課程。

為鼓勵老師開展好四點半課程教學,學校提供足夠的學具、活動經費、學科節獎品,還盡可能滿足教研、觀摩學習的需求。音樂老師劉玲說,她開始教孩子合唱時,經驗不豐富,她提出到其他學校觀摩學習、引進專家開展音樂教研,申請得到批準。

五源河學校美術科組長甘春蓓老師說,學校還嚴禁考試科目占用非考試科目的課時,用製度保障非考試科目老師的教學動力和創新力。

2

聯手社會力量,傳承非遺文化

周五下午的安徽省合肥市南門小學上城國際分校內,數十名學生在操場上舞動著空竹。合肥市空竹協會成員、安徽省社會體育指導員王蓮芝每周五下午都會來這裏教學生們空竹技巧。

“孩子第一次接觸空竹時,就會告訴他們這是中國非遺項目,培養他們對傳統文化的興趣。”王蓮芝說,抖空竹集健身、娛樂、技藝、表演於一身,對學生的視力、身體協調性、靈活性都有好處。

“注意念白和咬字、抖好水袖、注意身段……”教室內,合肥市戲劇家協會理事、黃梅戲老師胡菲菲給10名學生講授黃梅戲《女駙馬》的唱段。胡菲菲說,希望通過授課,讓孩子更喜歡傳統戲曲。

合肥市南門小學上城國際分校校長王豔說,課後服務在於通過各種方式豐富學生的生活,成就、發展學生。要積極整合社區、專業社會組織和機構的力量共同參與,讓非遺傳承人、名家大師等各行各業優秀代表走進校園,增強民族自豪感、榮譽感,深化學生熱愛祖國、熱愛家鄉的情感教育。

3

對接專業機構,外聘金牌教練

籃球場上學生運球、三步上籃不亦樂乎,身影盡顯青春活力。

半月談記者在沈陽市沈河區文藝路第二小學教育集團看到,學校在教學樓頂樓安裝了大型照明設備,供學生課後服務照明使用;開放了多功能大教室,供學生在雨雪天訓練。

除了普通的課後托管輔導班,為提高課後服務“含金量”,學校從專業社會機構外聘了大量專業教練,為學生提供高質量的個性化課程。“作為曾經的職業足球運動員,現在能夠走進學校,用我們的專業技能來提升孩子的足球水平,提高孩子們的身體素質,對我們來說是一件非常幸福的工作。”國家一級運動員、二級裁判員劉宇馳說。

沈陽市沈河區文藝路第二小學教育集團校長田冬說,專業的事情需要交給專業的人去做,對接專業機構的老師,可以有效彌補學校師資不足,還能在原有校內課程基礎上,讓學校場館空間得到最大化利用,培養孩子全方位素養。(記者 趙葉蘋 王瑩 周暢)

標簽:學校;服務;家長
責編:李暘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