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圖片_20201215112340.jpg
大學生朋友圈屏蔽父母中的三種衝突
2021-04-13 07:02:00  來源:光明日報  
1
聽新聞

大學生朋友圈屏蔽父母中的三種衝突

【對話】

網絡時代,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更短,大學生雖離家千裏,也能隨時與父母保持聯係。上大學的孩子中午吃了什麼樣的飯菜,今天穿什麼衣服,現在他在關心什麼討論什麼……理論上隻要孩子願意,你都能通過網絡鏈接看到。然而你能看到嗎?不能。

年輕人的微信朋友圈屏蔽父母已不是什麼秘密。騰訊新聞2018年公布的《朋友圈年度親情白皮書》裏麵提到,52%的子女曾經屏蔽了父母查看自己的朋友圈或者沒有加過父母好友。

“開始屏蔽時,我爸媽看不到朋友圈就問我,後來我在好友裏麵把他們分組了。”接受記者采訪的大學生小艾說。1995年之後出生的網絡原住民們的父母也不是網絡新手,屏蔽他們太粗暴,分組,讓他們可以看到孩子的朋友圈,但隻能看到孩子願意給他們看到的。小艾的做法代表了不少大學生,但對父母來講,本質沒有改變:有限的屏蔽也是屏蔽。

父母為什麼想看孩子的朋友圈?父母為什麼進不了孩子的微信朋友圈?本報記者就這個話題采訪了上海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原所長、中國教育學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副理事長,二級研究員楊雄。

對邊界感的認識不一樣

——前喻文化和後喻文化的衝突

現象:某男生談了個女朋友,在朋友圈秀忘了屏蔽爸媽,立即被爸媽刨根問底,要求帶回來看看。男生感歎:真還沒到那一步啊!

不小心弄傷了手,流血了,發個朋友圈。朋友:是不是沒錢買肉啦?哈哈。媽媽:嚴不嚴重啊?要不要去醫院包紮一下,你就是不小心,說你多少次了,做事要專心啊,你啥時候能長大啊,上次還……(此處省略1000字)“有時候怕他們擔心,有時候怕他們嘮叨,一般報喜不報憂。”小艾說。

記者:大學生屏蔽父母是不是和邊界感有關?年輕人要構建自己的世界,需要邊界感,而很多父母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楊雄:微信開始大規模使用大概是2015年左右,新技術帶來人們工作形態、社交方式的變化,以前隻有電話、郵件等通訊方式時,就不會存在這個現象。微信的功能使我們日常生活中有了分區。出現了分圈、分組、分類,各種群,各種圈比如業緣圈、趣緣圈、粉絲圈等等,圈層文化出現了。

90後、00後伴隨移動通信技術長大,從小就非常熟練地使用新技術。很多父母使用微信是孩子教會的,孩子教會後又屏蔽了他們,這個現象很有意思。

為什麼屏蔽父母?這不代表他們和父母關係不好,主要是年輕人主體意識、個人自我意識增強的一種表現。我帶的研究生在朋友圈也屏蔽了我,他怕我幹涉他的個人生活,要保持他個人的隱私。很多年輕人屏蔽掉父母怕他們嘮叨、擔心,這其實是怕幹預他的生活,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反向來說,中國傳統是長者文化、家族文化、集體生活文化,中國父母和孩子的關係是一種“過密”的關係。從父母的內心文化心理結構來看,喜歡融合在一起,喜歡了解你像了解他自己一樣,以前也有父母偷看孩子日記的討論。這一點和西方文化不一樣。父母的觀念屬於前喻文化,年輕人代表的則是後喻文化,兩種文化就形成了文化衝突,這是一種中立的衝突。父母想更多了解是一種愛,年輕人不希望父母擔心也是一種愛。

現在生活條件好了,孩子都有自己獨立的房間,父母進房間要打招呼。現在的年輕人接受互聯網、全球化文化,邊界意識要比父母一輩強得多,比如公與私、上班時間和下班時間,我碰到的一些年輕人,下班後就不接工作單位的電話,因為這是他的私人時間。

我們的社會從高度整合的計劃經濟社會轉變為高度個體化的市場經濟社會,深度社會轉型帶來年輕人意識的分化。這是社會進步的體現,後工業化社會,高質量發展的社會,人們對個人邊界、公與私的區分會更加明顯。90後、00後職場個人區分判斷就很明顯了,我們做過一個調查,年輕人對不影響別人的事情寬容度很高,對婚前同居寬容度都很高,他覺得不影響別人,但是對公共場合人多不排隊、遛狗不牽等事情要嚴格很多,他覺得你影響到別人了。我們年輕的時候,結婚還要打報告,對象叫什麼名字、在哪裏工作都寫清楚,我打報告的時候我單位領導還問你對象是不是黨員。現在做領導,單位員工結婚離婚根本不知道,這種變化是社會的一種進步。

父母小心翼翼的關心背後

——獨立能力和隱私要求不匹配的衝突

現象:大學生小李:其實我和父母的關係很好,很多話都會對他們說,但是我還是在高二的時候屏蔽了他們。因為我發現他們在仔細看我的每一條微信,並且推敲我的意思。他們迫切地想從這些隻言片語中了解我更多,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害怕……

大學生的家長高考前很多都經曆過這樣一種情況,想了解孩子的狀況,但是根本不敢問,一問就被嫌煩,隻能小心翼翼察言觀色,側麵打聽。

在匿名網絡社區,常常可以看到這樣的吐槽:逛個街,爸媽都要問和誰,甚至還需要拍視頻給他們看。微信回得晚一些,電話就來了,偶爾打不通我電話,室友、輔導員、老鄉的電話會被打個遍……

記者:關於這個話題的討論不少網友都認為,很多父母習慣了從小一切圍著孩子轉,沒有自己的生活,現在通過網絡密切注視孩子的一舉一動,父母覺得是關心,而孩子覺得是控製。怎麼理解這種情況?

楊雄:我們以前是多子女家庭,一個家庭五六個孩子,父母忙工作,根本顧不過來,我們是在自由狀態下野蠻生長起來的,每個人的獨立性都比較強,大家庭生活也沒有多少隱私意識。少子化以後,孩子眾星捧月般長大,相對來講,獨立性不夠,他有很多事情還需要求助於父母,但是個人隱私要求則高多了,他的隱私要求超過了獨立能力,父母不能放心,這形成一個矛盾衝突。

另一方麵,隨著年齡增長,孩子越來越忙,父母則越來越閑,父母有大把的時間投放在孩子身上,加上社會信息技術條件,即使孩子在國外也恨不得隨時視頻,孩子則沒有那麼多時間投放到父母這邊,又形成一個衝突。

好現象還是小傷心

——過度親子教育和缺乏子職教育的衝突

現象:令人意外的事情是,很多父母知道自己被屏蔽後的反應是反省和自責,反思自己哪裏沒有做好,覺得自己應該改變溝通方式。一位網友感慨:父母比我們想象的更加寬容。然而這位網友並不支持對父母開放朋友圈,他覺得屏蔽父母是獨立的體現,父母應該為此高興。

記者:現在有一個流行詞叫作“媽寶”,指那些成年了還離不開媽媽嗬護的人,事無巨細向媽媽彙報,算是一個貶義詞。獨立在年輕人看來非常重要。所以應該如何看待父母看不了孩子朋友圈的現象?是應該開心孩子獨立,還是更好地溝通從而“打進去”?

楊雄:這是普遍現象,也是一個中性現象。

父母無須對朋友圈被屏蔽的現象太過在意,家庭關係一個階段有一個階段的焦點,孩子小時候是一個狀態,上大學是一個狀態,成家之後又是一個狀態,也許屏蔽一陣子他覺得沒什麼好屏蔽的,這個問題就不存在了。

從家庭關係處理的角度來講,可以更有策略地處理問題。年輕人屏蔽掉父母沒有問題,但是屏蔽並沒有解決父母擔心和關心的問題。上大學後是成年人了,你怎麼做好一個孩子,你怎麼扮演好你在家庭中“孩子”這個角色?是需要思考的。

我提出一個“家庭教育三角理論”,當前中國家庭教育主要是三對關係,母與子關係、父與子關係、父母關係。這個理論下的家庭教育,包括親子教育、夫妻教育還有子職教育。

子職教育,通俗講就是孩子在家庭中責任的教育。我們在家庭中給孩子做各種各樣的服務,反過來也要給孩子一些規矩,按他的年齡、自立水平完成他的社會化任務,比如一兩歲時必須學會自己吃飯,上學了書包應該自己整理,預習功課應該自己完成,回家見到父母應該問好等。我們很多家庭對這些日常細微的習慣從來不做要求,導致很多孩子書是讀得不錯,但是其他行為習慣沒有養成。

我們經常討論今天怎麼做父母,各種文章滿天飛,很少人思考今天怎麼做孩子。等到孩子大了,父母需要被關心的時候,他沒有這個訓練,沒有這個意識。這又形成一對矛盾。

我不支持年輕人的朋友圈向父母開放,年輕人有他們自己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但是我認為對年輕人來講,真正的成長,是要學會關心父母,滿足他們的需求,及時溝通,去麵對、解決父母的擔心和被關心的需求。

(本報記者 李玉蘭)

標簽:父母;屏蔽;朋友圈
責編:李暘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