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圖片_20201215112340.jpg
5分鍾看完一部大片?關注短視頻盜版問題,專家這麼說
2021-04-13 13:47:00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1
聽新聞

新聞1+1丨 短視頻盜版,短視?近視?無視?

“5分鍾帶你看完一部大片”

“某某帶你看電視劇”

“盤點影視劇中穿幫鏡頭”

這些視頻內容,你熟悉嗎?

未經權利人授權

將影視作品進行任意剪輯、切條、搬運、傳播

這樣的拿來主義

算不算侵權?

近日,73家影視公司視頻平台關於保護影視版權的聯合聲明,對侵權行為說“不”。

為什麼會有這樣一份聲明?透露出怎樣的信號?又將為短視頻市場帶來怎樣的影響?

如何促進版權產業有序發展,構建良性的網絡視頻版權生態?

《新聞1+1》連線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張平,共同關注短視頻盜版問題。

影視公司發聲明 是正義?利益?還是權益?

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 張平: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這份聯合聲明所有的發布者,都屬於視聽作品的著作權人。他們發表聯合聲明是在依法維權,是一個正義之舉,同時也是在主張和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不論長短、不談多少,必須尊重他人著作權

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 張平:什麼樣的短視頻作品涉嫌侵權?依據《著作權法》,使用他人作品無論長與短,也不論使用的多與少,隻要你用了別人的創作成果,也就是說相關作品,那就必須得尊重他人的著作權。如果是在法律規定的“合理使用”的十二種具體情況內,則另當別論。除此之外,特別是有商業目的的經商的使用他人的作品,要事先獲得權利人的許可,必須署名,尊重他人的人身權,同時要支付報酬。

短視頻“搬運工”,究竟怎樣損害了著作權人的利益?

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 張平:1.從著作權法的角度來看,視頻平台和影視公司本身投入了大量資金去進行視聽作品創作,應該有一定的回報,而有的短視頻平台的賬號生產運營者未經授權,將影視作品進行任意剪輯、切條、搬運、傳播等,損害了著作權人的利益。如果短視頻作品都不經授權同意,而是把整個利益都留給短視頻平台和主體,那投資人是無法得到回報的,這對於投資人來說是巨大的損失。2.短視頻切條改編等行為存在不尊重原創現象。短視頻在去切條,或者選擇改編別人的視聽作品時,有時也會有惡搞,或者篡改和歪曲的嫌疑,這種時候對於影視作品原著作權人的理念和價值觀也有一定影響。所以要規範著作權保護,應該讓著作權人自己來行使,他究竟用什麼樣的模式來進行傳播。

誰該為侵犯版權問題擔責?

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 張平:說得直白一些,誰在這裏盈利最大,誰就應該承擔責任最多。目前從法律規定來看,對於短視頻平台、公眾賬號生產運營者、社會公眾這三方麵,法律都有可追究責任的空間,但實踐中更多的是追究平台的責任。因為平台影響力大,也是最大的贏家。但目前來看,《著作權法》裏也給了平台一個空間,如果平台不是明知的,而是屬於商業模式使然,由個人或公眾號上載了這些東西,日後可以由權利人去通知平台刪除,如果刪除了,平台可以免責,但如果平台執迷不悟,可能會承擔非常嚴格的責任。另外,如果是一個特別知名的一種作品,平台就不是屬於“應知”了,而是屬於“明知”,明知道這個作品是未經授權就去傳播,平台應該有主動審查的責任。

麵對海量的短視頻二次創作,一對一授權不現實,那又該怎麼辦?

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 張平:保護影視版權沒毛病,但也要為二次創作留由空間。這個問題也是全世界在著作權保護上困惑的問題,大家都在尋求一種有效的解決方案。在互聯網時代或信息時代,人人都是作者,人人都是使用者,如果都去遵循一對一精準授權不太可能。所以我們在法律上嚐試擴大著作權集體管理機構的權限,可能會引入延展代理。此外,也會通過版稅機製,也就是不用事先獲得授權,隻要你用了別人的作品,就有繳納版稅義務。同時還有一些其他模式,比如開放授權等等,當然所有方式的探索嚐試,最終還是要尊重權利人的人身權和財產權,讓權利人的投資得以回報。

如何看待有些賬號先賺取流量,再變身電商的套路?

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 張平:目前一些營銷號的現狀是拿著別人的作品,或別人的知名度來推銷自己的東西,還有的把未經授權的圖書拿來在公眾號上引入,甚至推銷盜版圖書進行盈利,這種情況明顯是違法的。之所以有這麼大的市場,其實也和現在社會快節奏的生活,大家都願意看短平快的東西有關,但無論有什麼樣的需求,都必須要尊重他人的著作權。

新修訂的《著作權法》,將怎樣進一步保護著作人的合法權益?

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 張平:2020年11月,《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進行了第三次修訂,並將於今年6月1日施行。這次的修訂,加大了對著作權的保護力度。1.擴大保護範圍。比如將“電影作品、電視劇作品及其他視聽作品”,統一改稱為“視聽作品”。2.加大保護力度。引進懲罰性賠償,除了正常民法填平原則,對於惡意侵權行為,法院可以給予懲罰性一到五倍的賠償。這樣就有可能加大打擊力度,起到對侵權人的威懾作用。期待新的《著作權法》實施,能夠更加規範著作權保護市場。當然,類似侵權行為暫時不會一幹二淨,就像這個市場、這個社會一樣,不可能杜絕犯罪,但形勢會越來越好。

標簽:大片;授權;知識產權學院
責編:李暘 易保山
下一篇